Vega教练:我是垃圾桶里一只快乐的鲨鱼

Vega教练:我是垃圾桶里一只快乐的鲨鱼

2018-05-07 16:10 来源:未知 | 查看: 0| 评论: 0

在Vega完成了在SLi S5的比赛之后我们找到了Murille \'Kips\' Huisman来讨论一下她的队伍、职业比赛以及她本人。 Q:你的Twitter置顶是一只在垃圾桶里的鲨鱼,这条Twitter的由来是什么呢? A:我们

在Vega完成了在SLi S5的比赛之后我们找到了Muriëlle 'Kips' Huisman来讨论一下她的队伍、职业比赛以及她本人。

Q:你的Twitter置顶是一只在垃圾桶里的鲨鱼,这条Twitter的由来是什么呢?

A:我们在卡托维兹站(独联体区预选赛)被Effect以3:0的比分丢进了垃圾桶,而这是我们参加的第一个大赛。我本来想通过比赛来证明我们的实力,然而我们被打爆了。我们被3-0了。在那种时候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嘲了。

我的一个朋友之前给我发过这张图,本来是一只快乐的鲨鱼在垃圾桶里的。那个时候我就想,这不就是我么!我就是个在垃圾桶里的快乐鲨鱼。至少我知道我在垃圾桶里并且在积极想办法出来!事实上我们做到了。因为不久后我们就和他们打了一场BO3。那次我们先输一局,但是我们摸清了他们的套路。所以尽管我们对阵Effect连输四场,我们赢下了第五场和第六场。那么这就是一个学习和进步的过程。

Q:那什么样的情况下你才会撤下这条置顶呢?还是说现在它更多的是一个象征?

A:现在它已经是一个象征了。我不觉得我会把它撤下来因为进步是一点一滴的,我们每天都要取得进步并且要一直保持下去。我们还会有一些糟糕的表现,在那些时候如果能够想起我们是一只垃圾桶里的鲨鱼,那还是蛮好的。同样当我们在连胜的时候,也依然是一只垃圾桶里的鲨鱼。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自嘲一下总是开心的嘛:p

Q:你的队伍参加了很多资格赛,你对现在独联体地区的资格赛有什么看法?

A:很有趣。在赛季初我根本没想到它会变成现在这样,但是目前我基本习惯了有一只队伍在顶端,有一个要打败的目标然后差不多每个月的格局都会产生一些变化,这会就是队伍最应该齐心协力拿下线下赛资格的时候了。我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那就是成为顶尖的队伍并且保持那个高度。我觉得我们现在做到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能够变得更强并且不被每月一次的洗牌影响吗?”这是我们最终的目标--利用我们在一起磨合更久的优势来击败那些技术好但是没有磨合很久的选手们---他们会互相指责互相甩锅的。

Q:社区提到这次比赛才是一个Minor应该有的样子,你同意这个观点嘛?

A:是的,像往常一样我对赛制有些困惑,但是场馆、住宿和其他条件都很好。来参赛的队伍也都很有实力。现在其实你能看出,如果我们能从小组出线,就没什么队伍能阻挡我们拿到我们需要的积分和奖金了。

其实我现在觉得比赛的奖金池真的是太大了,而Dota2选手的工资甚至和CS:GO选手相比都不高。所以在比赛奖金上看起来钱更多了,那只是顶尖队伍更有钱了。比如Secret的一名选手一个月可能就能赚到我们所有选手三个月的工资。与此同时,中层队伍还在苦苦挣扎。你在欧洲已经看到了,除了有很多钱的OG,其他队伍基本都很不稳定。可能还有Kinguin和Alliance吧,当然Alliance只是因为有钱。二流队伍在欧洲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自从Dota2在北美和独联体爆炸式发展以来我就很担心如果没有更多这样的比赛会怎么样。如果还是每个Minor有3-4个拿走所有分数,所有钱的超级强队,那剩下的东西其他人分是显然不够的。

Q:那你的意思是相比Major,Minor应该更属于低级别的一些队伍?

A:是的。我之前听人说如果你给一个Major的前八名积分,而不仅是前四名,那么一些很好的队伍基本可以确定能去Major拿到一些分数,他们也不用担心不去Minor会让他们没法去TI。我觉得这是个解决当前问题的很好办法。

Q:你的队伍出人意料地杀入了这次比赛,但是你们没有妥善准备并且你当时小组赛也不在场。那你那会是否在远程指挥比赛呢?

A:是的,我当时在远程发送指令。但是我也很快就从大使馆拿到了我的护照然后先飞到华沙再来到基辅。所以我也没错过很多。

Q:你对结果满意吗?

A:结果很棒。但是我们参加这次比赛主要是为了获取经验。我觉得在这学到的最重要一课就是不同地区队伍的打法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并不是一只很有经验的队伍。我们现在打独联体队伍内战不错,但是这只是因为我们打独联体队伍打得多。

打中国的队伍就完全不一样了。总会发生一些不同的事情,然后你在场上的意识就下线了。他们在打SG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他们走下舞台我就收到短信“这场打的好奇怪啊”。我预料到会这样了。我尽管没有亲身经历,但是我之前看到过,所以我知道会发生什么。

其实这对他们来说挺好的,因为尽管我能告诉他们,但是他们不小组赛被一票中国队干翻是记不住的。所以我们现在有理由去研究他们了,并且试着理解为什么打中国队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这是我对这次比赛最满意的部分,至于名次嘛,那只是数字。

Q:你前面提到感觉不一样,那独联体地区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是什么呢?

A:独联体队伍有点像东南亚队伍,因为都很强调个人能力。你有时候会被对面一个人打爆,建队的时候也会围绕着一个人来建队。这样的核心都有极高的价值,并且我觉得这个就是每月洗牌这个说法的由来。哪怕你打得很好并且队伍很稳定,有时候你就是会被另一个人打爆。

不管是在东南亚还是独联体,我都对那样的核心选手感到印象深刻。这样的在欧洲和北美并不常见,但是这样的选手打起来很孤独的,因为他们并不是一起齐心协力打比赛。不过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在独联体和东南亚吃得开:我最擅长教人如何协作。

Q:独联体社区对女孩子都极度不友好,你身在其中感觉到了么?

A:这有个很搞笑的事情,性别歧视比较严重的社区基本都知道这个。我在东南亚的时候也得到了这样的口风:“这里的人性别歧视都很严重”。但是事情是这样的:如果你注意一下的话,那你比那些不注意的人已经强了很多。我遇到最恶心并且让我感到极度不安全的事情实际上是来自于北美和欧洲的一些人。他们当面告诉我他们一点也不歧视女性然后就会问那些绝对不会问男人的问题。像独联体地区的人就会跟我说“我知道这不太好,但因为你是女孩所以我这么做”。然后我就会觉得“行吧你XX倒是知道这不好然后想对我尊重点”所以我实际上觉得这就是我宁可在更性别歧视的地方工作因为至少这里的人心里有点数。然后我也能说“你对我是个女人有任何意见吗?”如果他们说是,那我就不和他们共事了。如果我在北美问这个问题。他们就会说“当然不会啦,我们怎么可能对这个有意见嘛,我们只是另有原因所以不要你”。然后我就“哦,呵呵哈哈嘿嘿”。

Q:那这对你造成额外的压力或者挑战了嘛?还是说你压根就不在意这些?

A:有时候我会被这个气炸的。我已经有三个问题了现在:单排分低,不是职业选手,是个女的。这不就是再多一个问题嘛对不对。我已经在很多地方独树一帜了,那这不是很明显一般的规矩不适用与我嘛。多一件事?当然啦无所谓的嘛。

我是个很谦虚的人并且会被我自己的情绪所感染。有些人找到我然后告诉我这有多么重要,我不认识的人有时候也会突然跟我说“嘿,你鼓励了我,我很仰慕你哦”。这很奇怪,因为我对自己的看法和他们并不一样。我也不想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但是这又对我意义很重。我很高兴我能做这些事,它们也不会给我任何压力,反而让我更加脚踏实地。

关于在行业里频繁被问到作为一个女人的感受

声明:在这样一个女人及其不具有代表性的行业里,如果你想问一个女人这类问题,那就请你让她们能够在这个问题上抬起头来,要么就给她们不回答问题的机会。因为这是一个我时时刻刻都在经历着的问题。用同样多的时间你可以去问她平时都干什么,她擅长什么,而不是这类所有人都知道答案的无聊的问题。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现在基本不回答这类问题了,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已经对没读过我的文章的男人们解释过一万遍了,并且这和我的工作相关,我想在工作的背景下讨论而不是把它单独拎出来说。各位赏个脸,别再问这种问题了谢谢。

Q:最近你说“签证正在杀死电子竞技”。那现在对电竞队伍来说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

A:我们原来准备去ESL One伯明翰的。我们正在考虑缺席资格赛因为吉尔吉斯斯坦选手拿不到签证。不过很幸运地我们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打资格赛了。但是你想象一下,你是地区第二强的队伍,因为两个人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就不能去争夺百万美元的奖金?这完全不合常理。这也很让人沮丧,我们日程表已经很满了,能参加每一个我们想去的比赛已经是个奇迹。对我来说,我每次去俄罗斯都需要签证。我之前拿的是一次或者两次往返的签证,现在看来是时候弄一个半年多次往返的签证了。问题是---因为日程太紧,我回家时间从来没超过一星期。所以我实际上没时间去换一个签证,所以我就需要每次回家都要弄一次。这真的很让人抓狂,而且还很花钱。但是这又是我必须要解决的现实问题。我希望明年如果我们还是这个阵容,我们能够稳定下来然后拿到一些线下比赛的直邀然后就有功夫去搞签证什么的事情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先拿下预选赛再说其他。那样听起来真的很好,不过目前为止这只是一个额外的小问题。如果让我选对付签证问题还是不要吉尔吉斯斯坦选手们,那我肯定选对付签证,因为这些选手们实在是太棒了,我们没他们真的不行。

Q:关于TNC选手和经理Paulo?

这些选手的性格相对来讲就外向的多了。在我眼里TNC就是一个队员们齐心协力的队伍应有的样子。然后我也用那样的标准来挑选vega的队员。独联体地区的人们相对更加内向,不会在比赛开始之前像TNC那样抱在一起。至少吧我相对更喜欢愿意和其他人一起做事的人而不是输了之后闭麦听歌1v9的。我想要的是输了比赛之后对队友开诚布公讨论问题的,而TNC的队员们就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Paulo是一个对信仰非常虔诚的人。他差不多像是队员们的牧师。但是他除了让人平静下来,还能够让队员们团结在一起并且让队员们意识到团结,责任,和成长的重要性。这非常好,因为那些菲律宾队员们也只是一群玩游戏的小孩而已,真的是小孩子。他在队员们人格上和信仰上扮演了父亲的角色。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我也在试图把这些东西带入到我的队伍中来。

Q:你想在你当前的队伍中扮演他一样的角色吗?

A:我不能。这是我一直要非常小心的事情。很多人说我也想和队员们打成一片因为我也开很污的玩笑什么的。但是不,我和我的父母,姐妹们都开很污的玩笑,这就是我自己。不管我开什么玩笑我都很清楚我永远不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也不会成为父亲一样的角色。并且这也没什么问题。他们并不需要另一个人了。我们有五个小伙子在台上一起比赛,他们需要一个人能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并给他们支持。如果他们有什么想法他们不会和其他的队友们说,而是去找那个人。

顺便,这就是我作为女性在这种场合的优势了。人们会很自然地和我分享自己的感受。如果我不和别人说我自己的想法别人反倒会觉得有些奇怪。所这其实就是我扮演的主要角色之一:我理解队员们并且把从他们那里接收到的情绪反馈给所有人并保证在他们之中得到分享。

Q:你曾经问过你的粉丝们他们想要什么“你想Carry还是被带躺?指挥全局还是随大流?当一名高玩还是安心鱼塘?”那你自己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呢?

A:这很简单,我在我的团队里一直都是水平最烂的并且我也很喜欢这样。很多人都低估了我有多了解这个游戏,认为我就每天和队员们一样玩命单排。我不单排,我的三千分是打这个游戏不到一百场的时候定级定出来的。所以我打了差不多一百场就达到了玩家的平均水平。所以你大概知道如果我认真玩能到什么程度了。很多人说他们打游戏的时候就会非常努力,但是并不是这样。我之前也认真打过,不过现在我一个月差不多只玩十把的样子。我一般都是和大腿们五黑因为我在twitch交到了很多朋友并且我很喜欢努力的人。当然我也很吸引努力的人,因为我可能是他们遇见的最XX努力的人之一了。和我打天梯一点都不好玩。

如果你是一个妹子,听起来你就像是一个特别糟糕的玩家,并且给一堆大腿打五号位对吧?我知道有个妹子每天被四个大腿carry,但是我是那种队伍里指挥全局的人。我告诉那四个人该做什么,不过总要花很久才能让他们开始听我的。不过这也说明我做的不错。如果你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那么两个选项给你:闭嘴或者变强。而我嘛已经很强了。

我总是用我自己3000分的技术和9000分的意识开玩笑,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么回事。不过我还是一个很棒的指挥官。我和我的班子开黑的时候经常打赢对面比我们技术好得多的对手。

Q:你有想过让你身边的职业选手带你上分么?

A:我们的分差太大了没法打天梯。在Fnatic,我和一些大腿们开小号打过,然后我就意识到我们技术的差距太大了。我能和超凡入圣1左右的玩家一起玩,但是超凡入圣1和职业玩家的差距又是巨大的。和职业选手打,节奏就变得飞快,如果我跟不上他们的节奏他们也就不再尊重我了。所以他们叫我去开黑我也不去,这对大家都好。我知道每次我一打游戏就对这个游戏有错误的印象和看法。因为我并不是职业选手,我学到的东西也是错误的。我应该从录像和看职业选手的比赛来提高,比如看我的五个队员们。所以是的,我让他们带过我一次,但是之后再也没有了。

2018亚洲邀请赛专题报道:http://es.dota2.uuu9.com/Game/203.html

更多内容:dota2视频 dota2赛事 游久电竞

秀爽游戏(http:// www.xiushuang.com)欢迎下载秀爽App,各个市场关键词搜索“秀爽”
  秀爽新浪微博:@秀爽游戏
秀爽微信:igameshow

本文标签:
0
0

这些秀爽小伙伴们觉得Vega教练:我是垃圾桶里一只快乐的鲨鱼

英雄联盟资讯评论—秀爽游戏

话题:Vega教练:我是垃圾桶里一只快乐的鲨鱼